首 頁
100%官方網站
100%出團成行
100%優質服務
100%優景優價
1+N直通車
  2010年底,西藏總人口293萬人,藏族約占95%。50多年前,95%的西藏人被稱為“差巴”(為領主支差的人),他們除了租地外沒有屬于自己的土地,領主的家奴甚至連人身自由都沒有。經過民主改革、改革開放的洗禮,今天的西藏人不但有了自由和財產,還逐漸融入市場經濟的大潮,成為現代意義的“市場人”。他們不但在本地做起了規模可觀的生意,隨著青藏鐵路的通車,還把觸角伸到了四面八方。
   從生活在落后的社會形態下,到緊跟時代的步伐,融入市場經濟大潮,西藏人身份、觀念的轉變,見證了西藏社會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  “沖賽康”自古就是拉薩商家的必爭之地,現在仍是西藏最大的食品、酥油、成衣、鞋帽、百貨批發市場。在這里,有來自西藏各地的商人。他們當中的大多數原本都是農牧民。
在“沖賽康”狹窄的街道上,總是有一群群的康巴漢子聚在一起,不時把手伸進對方長長的袖筒中神秘地“手談”。他們主要做珠寶生意,比如紅珊瑚、貓眼石、金銀首飾以及古董、佛像、唐卡等,交易數額之大令人咋舌。
  旺慶的酒吧“瑪吉阿米”取名自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著名情歌。隨著旅游書《瑪吉阿米的留言簿》的出版,瑪吉阿米的故事被四處傳揚,瑪吉阿米酒吧不但成為拉薩新的旅游地標,更成為口口相傳的西藏旅游文化符號,甚至有旅游者認為:“沒到瑪吉阿米喝過茶,就不能算真的到過拉薩。”
  “對于我們這一代西藏商人來說,把西藏的文化推介得越廣,就等于把市場做得越大。”旺慶說,“我們的任務就是把民族文化介紹給全世界”。
  從“差巴”到現代“市場人”,從“以物易物”的原始交換到現代化市場經濟,從見到陌生人就羞怯躲藏到大大方方地跟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做生意,從拒絕外來新事物到唱歌跳舞歡迎火車……西藏人50多年的轉變折射出西藏社會的巨變。
  交通條件的改善為“交流”搭起橋梁。舊西藏的基礎設施幾乎是一張白紙。為了描繪這張“白紙”,中央投入了大量財力,僅1994年至2005年就投資630.11億元,對口援藏地區和單位的援助也達77.6億元,使西藏的基礎設施從無到有,從弱到強。隨著青藏鐵路的通車,一個以鐵路、公路為重點,航空、管道運輸協調發展的立體交通運輸網絡已在西藏形成。
    今年初,新華社《瞭望東方周刊》上刊出一項中國大陸31個省市、自治區、直轄市的居民幸福感調查,遠在世界屋脊的拉薩居民的幸福感單項指標要高于不少內地城市。拉薩在人情味、賺錢機會、近幾年的發展這3個幸福感單項指標排名中名列榜首。
  “西藏和我去之前的想象相差很大。”西藏大部分城市都有很好的基礎設施;大型超市、KTV隨處可見;藏民們也常上網,聊QQ,去偷菜。“這個民族的寬容度挺大的。不過我們要尊重他們的風俗習慣、宗教信仰。看著那些藏民或默默低頭叩拜,或緩緩匍匐前進,或慢慢地觸碰轉經筒繞著圈子,再抬頭看看那飄揚的經幡、高懸的太陽、澄澈的天空,你會突然發覺某種存在的意義和價值。”
  西藏,生活的慢行者,一如既往地勾引著沒去過卻充滿向往的人,一如既往地庇護著生活在那的悠閑安詳的人,一如既往地麻木著想偽裝成別人的你,我,他和她。習慣了節奏,在這里,我總是在某個安靜的時候亂了生活的鼓點。真正能留住人們的為什么不是西藏這種悠閑自在的“慢生活”?
  一聲“扎西德勒”讓人陶醉,一臉純凈的笑容發自內心,一雙專注的眼睛友好地望著你。我們走遍西藏的7個地市,行程逾萬里,接觸了自治區領導到普通農牧民,他們沒有虛假,沒有刻意,沒有距離,一如雅魯藏布江的水流,生動而清澈;又如喜馬拉雅的雪山,沉著而潔凈。
  藏胞不重今生重來世,西藏的自殺率最低。這里除了氧氣比內地稀薄外,人們的內心豐富而有寄托。藏民忌諱殺生,厭惡嫉妒,為人平和而謙恭。
  如果說西藏人絕對不殺生那不準確,他們的殺生是有選擇的。藏族人只吃偶蹄類牲畜,不吃奇蹄類牲畜。牛羊是偶蹄類,所以,肉類以牦牛肉、綿羊肉為主。但是,奇蹄類的牲畜如馬、驢、騾等沾都不沾,狗是藏民的朋友,吃狗肉更是西藏人深惡痛絕的,如果有人罵你是“吃狗肉的”,那是非常嚴重的事。老一輩的西藏人普遍不吃魚。
    西藏是歌的海洋,舞的天地。西藏人自稱:“會走路就會跳舞,會說話就能唱歌”。能歌善舞將生活裝飾得非常快樂。他們不忌諱對物質的追求,但絕對不心為形役,他們的心靈離天空最近,物欲不是第一的追求,因而滿足感最強。
告別西藏,我們的心一直沉浸在雪山如云朵,天藍似扎染的高原上。那里有令人震撼的景色,獨特的文化和人與人、人與自然的和睦。西藏,一生中必去的地方,她能讓你的心靈得到休憩,能洗去浮世的鉛華。
  貼金→給佛像貼金古來有之,流于習俗。故而西藏的座座寺院盡皆金碧輝煌,尊尊佛像無不金光燦爛。你也貼金,我也貼金,如果買不起金,那就懷著隨喜的心情看別人貼金。

  點燈→盡管今天寺院里香火很旺,穿金戴銀的人們動輒就點千盞燈,但一盞燈的功德并不比千盞燈的功德少;甚至,一盞燈足以照亮成佛之道,而千盞燈仍然驅散不了輪回的黑暗。

  轉經→藏族同胞一種延續了數千年的宗教行為。他們周而復始地用腳步、身體及虔誠丈量著拉薩城里的朝圣之路,囊廓、帕廓、孜廓、林廓、神山圣湖,無所謂哪條轉經道,也無謂從哪里開始,從哪里結束,他們只是一步一步或一步一個長頭向心中的神默默祈愿。一天、一月、一年、一世……許多人一生就在這轉經的日子中度過。
  按照藏傳佛教的教規,藏族群眾遇到神山、寺廟、佛塔、“瑪尼堆”(“瑪尼”藏語意為經文,堆是漢語,“瑪尼堆”就是刻有佛經的石頭堆)時,都要從左往右順時針繞行,這就是藏族人的轉經習俗。

  磕長頭→連他們自己似乎已不屬于今天。那一脈相承的三步一個等身長頭,那一身胸掛牛皮、手持木屣的特殊裝束。磕長頭的人往往想到的不是自己。如果只為自己,不能放下我執,永遠也達不到向往的境界。據說,磕長頭一回要磕十萬次,年輕的要三、四個月,年長的要五、六個月,甚至更多的時間。
  宗教與世俗是一個對立的范疇,宗教重彼岸,世俗重此岸;宗教重來世,世俗重今生;宗教重入世,世俗重出世。世俗與宗教的關系,可以說是人與神的關系,在西藏則是以政與教的形式表現出來的。
  世俗化的一般定義為:“在現代化與工業化的沖擊下,人們傾向理性化、多元化與個人化的行為模式;此種行為模式不只是出現在一般社會制度中,在宗教制度中更為明顯。”宗教的改變是因社會變了,變化的過程永遠不會停止。當今社會是理性化、多元化和個人化的,沒有任何制度可以超越或在另一種制度之上。
  “靈魂和觀念世界如此深刻地影響了一個地區一個民族,如此左右著一個社會和世代人生,則令人輾轉反側地憂慮不安......”我一面震撼于宗教的力量、震撼于藏人樸素信仰的堅定虔誠,一面又糾結于塵埃中人們的受難、糾結于宗教的高高在上不近人情。這俯仰之間孰是孰非?
  這是怎樣一種信仰!而我們這些自詡為文明的人信仰又在哪里呢?在我們熟悉的物欲橫流的所謂現代社會中,哪里還能找到這樣信仰的虔誠和心靈的純凈?
 
地址:西藏拉薩市太陽島一路20號陽光花園D座10樓(郵編:850000) [藏ICP備16000180號]
24小時電話:0891-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-655-0891 (免費) 
傳真:0891-6394933 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 [email protected]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91-6875199 【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】
 
年六合彩特码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