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頁
100%官方網站
100%出團成行
100%優質服務
100%優景優價
1+N直通車
    回到拉薩,回到了布達拉,回到拉薩,回到了布達拉宮,在雅魯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,在雪山之巔把我的魂喚醒,爬過了唐古拉山遇見了雪蓮花,牽著我的手兒我們回到了她的家,根本不用擔心太多的問題,她會教你如何找到你自己……
   1994年,搖滾歌手鄭鈞創作的《回到拉薩》,在全國掀起了一股暢游拉薩的熱潮。也正是因為這首歌,拉薩在驢友心目中的地位大大攀升,讓國內其他旅游城市難以企及。
   歌中所唱到的喇嘛廟、姑娘、雪山青草和布達拉宮成為拉薩旅游的代名詞。其實歌曲本身的藝術意義并不重大,但通過歌曲卻喚起了人們對美好事物的追求,同時讓當代人浮躁的心找到了心靈的家園。在拉薩明麗的陽光下,唱著《回到拉薩》多少有些感懷,但能夠有這些感懷的人畢竟還算是一群理想主義者,他們在拉薩找到了心靈的寄托,同時也算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園。因為生活在別處,別處就是拉薩。

 
  喔——我心中的康巴漢子喲,額頭上寫滿祖先的故事,云彩托起歡笑托起歡笑,胸膛是野心,和愛的草原,任隨女人恨我,自由飛翔,血管里響著,馬蹄的聲音,眼里是圣潔的太陽,當青稞酒在心里,世界就在手上就在手上……

  到昌都旅游,看自然風光是次要的,看康巴漢子才應該是最動人的一環。居住在昌都的康巴漢子豪爽、英武,是姑娘們心目中英雄的化身,他們頭纏紅色英雄穗,腰掛古老的藏刀,一站在你面前,哪怕一米八的漢子也會英雄氣短,因此,康巴漢子也成為許多姑娘心儀的偶像。

  昌都地處藏東,高大的橫斷山脈和滾滾的三江(金沙江、瀾滄江、怒江),鍛造了康巴漢子偉岸的身軀和堅韌的性格,要想成為一個身體強壯、胸懷寬廣的人,就可以到昌都旅游,當你在大山和大江面前培養了意志品格后,你自己也會成為精神的大江和大山,這樣你就離成為一個真正的康巴漢子不遠了。
  我的家鄉在日喀則,那里有條美麗的河,阿媽拉說牛羊滿山坡,那是因為“菩薩”保佑的,藍藍的天上白云朵朵,美麗河水泛清波,雄鷹在這里展翅飛過,留下那段動人的歌……
  其實早在若干年前,才旦卓瑪就唱過一首歌曲《我的家在日喀則》,但那首太過藝術化的歌曲并沒有在驢友中流傳開來,直到1998年韓紅的《家鄉》出爐,大眾才在游覽日喀則時,有了一種用歌聲抒懷的表達方式。現實中的日喀則市已經很是現代化了,城里面根本找不到歌中所唱的雄鷹和滿山坡的牛羊,但“那里有條美麗的河”卻是實實在在地存在著,那條美麗的河就是流經日喀則的年楚河。
  歌中所唱的牛羊和雄鷹,只要從日喀則西行或者南下,在汽車上都是可以看到的。眼中是美景,耳邊回蕩的是歌聲。到日喀則旅游,唱《家鄉》這首歌是最適合不過的了。
    金瓶似的小山,山上雖然沒有寺,美麗的風景已夠我留戀;明鏡似的西海,海中雖然沒有龍,碧綠的海水已夠我喜歡;北京城里的毛主席,雖然沒有見過你,你給我的幸福卻永在我身邊……
  阿里是西藏平均海拔最高的地區,這里有大片的無人區。但《金瓶似的小山》卻充滿了濃濃的溫情,這和阿里廣袤的草原景致大相徑庭。其實《金瓶似的小山》所唱的小山和西海是指阿里的神山岡仁波欽和圣湖瑪旁雍錯,一湖一山構成了阿里最為美麗的風光。
  《金瓶似的小山》的旋律是西藏的一首民歌,歌詞是上世紀50年代人們為贊頌毛主席而后填上的,在月光下的神山圣湖旁唱起這首歌,一種感恩的情愫油然而生,荒涼寂寥的阿里變得圣潔而莊嚴。
 
  太陽照在尼洋河上,南風吹動著金色的波浪 ,河邊沙灘潔白如雪,你可知道它的分量,叫不叫我傷心全在你啊,八一城里的姑娘羅,無邊無際的原始森林,桃花吐露著醉人的芳香,一年一度花開花落,你可知道它的分量,叫不叫我傷心全在你啊,八一城里的姑娘羅……
  八一鎮是林芝地區的首府,這座川藏公路上的明珠,在50年前還是尼洋河畔一片雜草叢生的荒灘,半個世紀以來,它已發展成西藏一座新興的工業小城。
八一鎮對現代化的追求通過鎮上街道的名稱就可以明顯地看出來,香港街、澳門街、深圳大道、福建路等馬路,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了林芝人走上現代化的決心和信心。
  八一鎮是個移民城市,全國各地的漂亮姑娘徜徉在香港街上,給高原小城增添了一份濃濃的香艷氣氛。1994年,著名作曲家羅念一創作的《八一城的姑娘》讓八一城的姑娘一下子就俏了起來,成為我區年輕女子現代化的代表。游客在八一鎮游覽時,一定要去繁華的香港街轉轉,同時還要在街上放聲歌唱《八一城的姑娘》,這樣你才不會枉來八一一趟。
  是誰帶來遠古的呼喚,是誰留下千年的祈盼,難道說還有無言的歌,還是那久久不能忘懷的眷戀,我看見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,一座座山川相連,呀啦索——那可是青藏高原。是誰日夜遙望著藍天,是誰渴望永久的夢幻,難道說還有贊美的歌,還是那仿佛不能改變的莊嚴……
  李娜演唱的《青藏高原》遼遠、空靈,而這兩點也是最能代表藏北草原獨特風貌的。位于西藏北部的那曲,有一望無際的草原和草原上成群的牛羊,這種物象被張千一用一種縹緲的虛無寫進了他的歌曲《青藏高原》里了。這首歌曲單一、純凈,就像藏北草原一樣樸實。
  在那曲旅游,如果不唱《青藏高原》,就像不喝酥油茶不吃風干肉一樣索然。從另一個角度看,《青藏高原》也是游客對那曲最直接的表達方式。
    我愛金子般的家鄉啊,它是豐產青稞的地方,五月山花笑苗壯,八月松濤贊麥黃。揮鐮收回金青稞,姑娘唱落銀月亮,我愛我的家鄉……
  山南是藏文化的發祥地,這里有西藏的第一座宮殿和第一塊農田,站在雍布拉康俯看雅礱河谷,第一塊農田里還生長著青稞。山南也是西藏的糧倉,成片成片的青稞地能給游客帶來別樣的感受。
  歌曲《我愛金子般的家鄉》詮釋了西藏農區欣欣向榮的景象。行走在郁郁蔥蔥的青稞地里,哼唱著歡快的曲子,心中有一種歷史的蒼茫感和現實的幸福感。

 
  到達也并非無限,只是望不到對岸,放著藏歌,整個房間,一片沸騰。天長地久的坐落于這孤獨的高原,藏歌,不可避免的更能接近人的內心,與自己獨白,與大自然對話。
  當年,那一首《回到拉薩》打動了多少對這里夢寐以求的人,而鄭鈞本人當時卻未曾到過拉薩。我們都需要沉淀,最主要,心靈的相通是主脈。
  第一次,進藏區,已經有太多無法說出的情緒,在心底,無法安置。
  第二次,沒有激動,沒有向往,卻又更深沉的思念,前世是否是藏族人,無法探究。
  第三次,還在計劃,也許會停留,時間都隨心而定。
  第一次聽藏歌,是去珠峰的路上,具有穿透力的歌聲剎那間就征服了我。這歌,唱給天,唱給地,唱給雪山,唱給那些無名的花朵,唱給草原,湖泊,彩虹,那些任性的牛羊,那些不羈的馬兒,一切有生命和沒有生命的,在這里都是自由歡暢的。
  藏歌,孤獨堅韌,多情歡快,也是無奈深沉的。任何一座山頭,五色風馬旗,刻滿六字箴言的,是無聲的歌,無法不抬頭,多望一眼它們飛舞的身姿,熱烈而落寞,蒼涼而飄逸,而絕塵的,是無字的巨大經文聲,它們長久的回蕩在空曠的四野。
  這些無聲的吶喊,此刻,已經在我的心里,深深淺淺的排列,象沒有規律的五線譜,靜靜的安排在無法觸及的肌體中。
  它們響起的時候,我正在雪山腳下,望著那一片白雪皚皚的邊際,舉步維艱,我長時間的立于它們沉默的邊緣,仿佛魂魄已經飛越千山萬水,在天際馳騁,內心的孤獨被喚醒,久久不能言語,我失憶于那一瞬間,雙眼朦朧,欲罷不能。
  我愛,這些穿透靈魂的聲音,我愛,這些靈異的音符;狂想的世界里,還給,你的呼吸,給我,自由的天空。
 
地址:西藏拉薩市太陽島一路20號陽光花園D座10樓(郵編:850000) [藏ICP備16000180號]
24小時電話:0891-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-655-0891 (免費) 
傳真:0891-6394933 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 [email protected]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91-6875199 【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】
年六合彩特码资料